登錄站點

用戶名

密碼

回到现实,我已经结婚五个月

已有 511 次閱讀  2010-05-28 21:41   標籤天天乐棋牌  易发棋牌  黄金棋牌  大赢家娱乐  战神娱乐城 
回到现实,我已经结婚五个月了,成了很出名的作家。我心里还在想李平,虽然很想忘了他,可就是做不到。明天我就要去北京取材,我要写一本关于北京的书。我坐在床上收拾衣服,张玉明坐在客厅看着我不说话,我们这半个月都在冷战,他被我赶到客厅睡觉。
    我收拾好了行李他才开口说:“柳晨你都快走了,怎么还不原谅我?”
    我没有理他,他又说:“我不是故意说那句话的。”
    我还是不理他,我生气是因为半个月前我们吵架时他说:“去找你的那个李大帅哥呀!”这句话真的很伤我的心,尽管他说完后立刻道歉了,可我还是生气的不再理他。
    他再一次说:“对不起柳晨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。”
    我淡淡的说:“好了,我需要时间忘了这句话,这次取材大概要一个月,一个月以后再说好吗?”
    他听了立刻问:“一个月后你会原谅我对不对?”
    我说:“也许吧!别烦我了。”
    他小声的说:“只要你肯原谅就行。”
    我躺在床上又回想起和天天乐棋牌   易发棋牌 黄金棋牌  大赢家娱乐   战神娱乐城李平在一起的点点滴滴,我还是忘不了他。
    第二天我就坐飞机飞往北京,到了北京我去编辑部指定的酒店。现在自己也算出名作家,住一个高级酒店也已经不当回事了。如果我五个月前像现在这样出名就好了,说不定就可以嫁给他。我又在乱想了,是他先对不起我,我干什么还想他。在北京的第二天我哪也没去成,女人就是这样都有不方便的时候。那天我正好来月经,痛经痛的起不了床,我无奈只好给主编打电话说身体不舒服,取材可能要等几天。主编好心的劝我要多休息,有一个月的时间呢,不用着急。我听了有一种温暖的感觉,主编他一直很照顾我,没有他就没有我今天。我只有等好了赶紧工作,因为只有工作时我会暂时忘了李平。
    不知不觉在北京已经住了二十天,我的取材也快结束了。今天奔走了一天,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酒店吃晚饭。这个酒店的用餐方式很多,有送进客房服务;有单间服务;也有大餐厅服务。我比较喜欢大餐厅,那里很热闹,让我一个人吃饭我会胡思乱想的。当我走进大餐厅呆住了,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我看见李平坐在餐桌前就餐,他还和以前一样英俊。
    我回过神儿赶紧转身要走却被他叫住:“柳晨,是你么?”
    我突然想起我们第一次见面的事,和现在还真像呢!
    他站起来走过来看着我说:“你就这么恨我,见到我就想走,连个招呼也不打么!”
    我狠狠的瞪着他问:“这位先生我们认识吗?不好意思,我不记得我认识你。”
    他苦笑了一下说:“你别这样,你就这么讨厌我,连一起吃顿饭也不行吗?”
    我听了冷冷的说:“有什么不行?我还不至于那么胆小。”说完我走到他的餐桌前坐下,他也过来坐下。
    我坐下后看也不看他只是一个劲的喝酒,他夺过我手中的杯子说:“柳晨你变了。”
    我夺回酒杯又喝了一杯说:“我怎么变了?是你先变的。”
    他似乎很无奈的说:“那是爸爸妈妈的命令,我不得不听。”
    我又倒了一杯喝了下去冷笑着说:“窝囊。”
    他听了没有说话也开始喝酒。
    那天晚上我第一次知道喝醉是什么滋味,头昏脑胀的我勉强站起来却差点跌倒,李平立刻过来扶着我,我瞪了他一眼用力甩开他往前走。
    他过了一会儿又追上来扶着我说:“就算是朋友,让我送你回去不行吗?你喝的太多了。”
    我听了没有再推开他。我现在头晕晕的,我闭上眼睛不想说话。直到他把我扶到床上躺下我才睁开眼睛,我惊讶的发现这不是我的房间。
    我立刻坐起来问:“这是什么地方?这不是我的房间呀!”
    李平说:“柳晨,我现在还爱着你。”我
    又一次勉强站起来说:“你爱我?对不起,我怎么一点也感觉不出来?”说完我摇摇恍恍的往外走,他一把拽住我把我揽在怀里,和那次在教学楼上一样。
    这一次我没有像上次那样,我用力推着他说:“放开我,你放开我。”
    他却抱的更紧了,他说:“柳晨,我爱你,我还爱你,我希望可以得到你。”
    我听了呆住了,这个人还是我爱的那个李平吗?那个温柔纯洁的男孩。
    我突然有一种不安的感觉,我用力挣扎着说:“你别这样,我们都已经有家了。”
    李平说:“虽然我已经结婚了,可我曾经发过誓,除了你我不会碰别的女人一下。”
    我听了苦笑了说:“这有用吗?我们已经不可能在一起了。”
    他似乎失去理智一样说:“我不管,我爱你,我爱你。”说着他开始吻我。
    我突然觉得他好可怕,我一边挣扎一边大叫:“李平你快放开我,这样不好。”可是好像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,我又渐渐的失去意识。我最后的意识是他把我压在床上脱去我的衣服。
    第二天早上醒来头痛欲裂。我发现李平和我在一张床上,我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,我和李平发生了一夜情,我心里有一种懊悔的感觉,怎么会这样?
    李平也醒了,他看我的表情立刻说:“对不起柳晨,我昨天晚上没有控制住自己。”
    我没有说话只是起身穿上衣服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    李平叫:“柳晨你嫁给我吧!只要你同意我马上离婚。”
    我捂着耳朵不想听,我的脑子里已经乱七八糟了。我用最快的速度回到房间,回去后立刻冲进浴室洗澡。
    我一边洗澡还在想:“为什么会这样?我昨天是真的喝醉了还是根本就是故意想和他发生什么,为什么我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冒出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,我只知道我有点恨自己,也想起了张玉明,他的脾气虽然不好却对我很好,而我呢?心一直在背叛他,现在连身体也背叛了他。
    我正想着听见门被敲响了,我马上穿上衣服走出浴室,脑子里还是乱乱的,我看也没看就打开门。看到来人后我后悔了,李平站在门口,我立刻关门却被他拦住了。
    他走了进来说:“柳晨你就这么讨厌我吗?”
    我站在门口看着他说:“请你出去。”
    李平也看着我问:“难道你不爱我了?你不想和我在一起么?”
    我没有回答,我一直在爱着他,可我们已经结束了。
    李平又说:“我们现在可以在一起的,只要我们都离婚了。”
    我听了看着他苦笑了一下说:“你把我当成什么了?当初不要就丢了,现在想要再拣回去。”
    他走到我面前说:“你明知道我不是那种人。”
    我说:“你是哪种人我怎么会知道?和我相恋的李平已经死了,在我心里死了。”
    他听了叹了口气说:“柳晨你真的不想和我在一起吗?我可是一直在幻想着和你在一起。”
    我闭上眼睛也叹了口气说:“你以为我不想吗?我其实一直爱着你,但是我们永远不可能在一起,我们永远不可能回到过去。”
    李平一个劲的摇头说:“我不相信,只要我们都离婚了就可以在一起。”
    我听了生气的大叫:“你别那么单纯好不好!”
    他一把抱住我说:“只要能和你在一起,我可以什么都不在乎。”
    我用力把他推到一边冷冷的说:“如果你以前这样,我们怎么变会成现在这种地步。”
    他听了脸上呈现出一副痛苦的表情,他低下头说:“柳晨我求你别再说了,这是我心里最痛的伤,如果我当时坚持到底就不会失去你了。”
    我流下了眼泪,我曾经以为我再也不会哭了,以为已经把眼泪流干了,没想到我还能哭出来。
    李平说:“柳晨我会等你,我回去后就离婚,我等着你。”说完他走了。
    等他走后我趴在床上大哭起来,我真的爱他,真的想和他在一起,可是这一切有可能吗?
    哭累的我坐在床上回想着我从遇到李平开始的点点滴滴,我不得不承认那五年里我很快乐,尤其是大学的那段时间。我不止一次的努力让自己不再想过去,一切都过去了,可每次都没有用。爱一个人真的很累也很痛苦,我也不止一次的想如果我那天没有逛商场,也或者早早的回家了,我就不会遇见他,就不会这么痛苦。就在我脑子里越来越乱的时候手机响了,我拿起来一看傻了,是张玉明打来的。他几乎是每两天打一个电话。如果昨天晚上我没有和李平发生那种事,我可以毫不犹豫的接起来。现在我总觉得对不起他,也许我真的应该和他离婚,他虽然不想李平那么有钱,条件也很好,一定还可以找到一个爱他的人。
    手机已经响了半天,我还是按了接听键,电话里传来他的声音:“怎么这么长时间才接电话?”
    我撒谎说:“我刚才在洗澡。”
    张玉明说:“今天没出去吗?你还要多久回来?”
    我说:“回去我会打电话的,我现在要出去了,先挂断了。”说完我挂了电话闭上眼睛说:“我上辈子一定做了什么坏事,这辈子让我这么痛苦,张玉明,我也该放了你了。”说着我下床拿着外套去继续取材,我想赶紧完成工作好回上海,去处理我这乱七八糟的感情。
    又在北京奔走了一天,我连午饭也没有吃,一点食欲也没有。
    回到酒店时已经晚上七点了,我往房间走,在门口看见李平站在那,他看见我一把抱住我问:“你去哪了?一整天也不回来,连电话也不接。”
    我的手机扔在房间床上,根本就没有带。
    我轻轻推开他说:“我去哪和你有关系吗?”
    李平说:“柳晨你可不可以不对我这么冷漠。”
    我看着他问:“你想让我对你怎样?像以前那样?”
    李平说:“我知道你还是不肯原谅我。可我当时也很为难,你知道吗?当时妈妈她以死相逼让我离开你娶那个女人,那根本不是我自愿的。”
    我听了也不知说什么了,也许李平真有他的难处。但是我们现在如果这样乱来就是搞婚外情,我不喜欢被人瞧不起。我说:“好吧!我以后会试着对你改变态度,但是我们只能做朋友。”
    李平听了拉着我的手说:“我不要和你做朋友,我要和你做夫妻。”
    我瞪着他说:“我怎么以前没发现你这么单纯?”我现在已经够烦了,他还烦我。
    他看着我说:“我们之间都可以发生那种关系,为什么不可以做夫妻?”
    我听了很生气抬手就给他了一巴掌,刚打完我就后悔了,因为他的眼神很哀伤,我一直很怕看到他哀伤的眼神,我想我还是先回房间吧!
    我打开房间的门走进去,他也跟了进来,他坐在沙发上不说话,我也不知道说什么。我其实是一个保守的女孩,可在我身上竟发生了一夜情。
    终于他开口说:“对不起,我刚才说话不好听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说那些话。”
    我说:“我也不对,我不该打你。”
    李平叹了口气说:“如果谁可以让我们在一起,我可以把我的一切全给他。”
    我听了苦笑着没有说话。
    李平继续说:“你对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。”他说着竟然流泪了,我从没见过他哭,心里不舒服的我立刻走过去递给他一块纸巾。
    他没接纸巾而是站起来抱住了我说:“柳晨,我爱你。”
    我没有推开他,只是闭上眼睛叹了口气。靠在他怀里还是那种感觉,可这个肩膀和怀抱已经不再属于我了。
    过了一会儿李平才松开我说:“我以为你会理解我的,我给你的那封信里不是告诉你我有苦衷吗?”
    我听了惊讶的问:“信,什么信?”他说信,我根本就没看见信。
    李平说:“我让张大哥给你的。”
    我听了傻了,张玉明从没给过我信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    李平看着我问:“我当时去你家,你父母不让我见你,我就把信交给了你的那个好朋友张大哥,他没给你吗?”
    我摇摇头似乎明白了,那封信被张玉明扣下了。
    李平:“张大哥怎么这样?你不是说他像你的亲哥哥一样吗?”
    李平根本不知道张玉明一直在追求我,他也不知道我现在的丈夫就是他的张大哥。我突然觉得李平真的太单纯了,他竟然会相信情敌。不过那封信究竟写了什么?
    我问:“你写了些什么?”李平说:“就是妈妈她突然以死相逼我,我想告诉你我也是被逼的,不是不爱你。”
    我听了苦笑了,这些好像已经不重要了,就算张玉明真的把信扣了,那又怎么样?这些事真的已经过去了。
    李平走后我坐在床上手里拿着材料,我过几天就可以回去了,我可以回去处理感情了。如果我和张玉明说离婚,他会是什么表情呢?我知道他一定不会同意,可我必须放了他,我现在已经对不起他了。离婚以后我不会再嫁人了,我会一直写小说,写到老。至于李平,虽然知道我们好相爱,不过我不会和他在一起的,好马不吃回头草。我现在想这些干什么,以后的事谁料的准,就像五年前我从没想过我会有今天一样。我把材料和衣服收拾好才关灯睡觉。
分享 舉報